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娱乐 视频

教育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紫牛调查】广州医生质疑鸿茅药酒被逮捕,律师:若被起诉将做无罪

来源:网络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16
摘要: 原标题:【紫牛调查】广州医生质疑鸿茅药酒被逮捕,律师:若被起诉将做无罪辩护?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近日,广州市民谭秦东发了一篇网文质疑
原标题:【紫牛调查】广州医生质疑鸿茅药酒被逮捕,律师:若被起诉将做无罪辩护

?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近日,广州市民谭秦东发了一篇网文质疑鸿茅药酒,药酒厂家报案称其因此事商誉受损。接到报案后,内蒙古凉城县警方于1月10日跨省抓捕了当事人谭秦东。此事件经媒体报道后,让鸿茅药酒这个“药品广告大户”走上了全国舆情的风口浪尖。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16日联系采访了事件有关当事人,了解了事件经过。

?


事件经过:医生发网文被警方跨省抓捕


谭秦东,现年39岁,2010年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医师资格证书和临床执业证书,曾在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担任麻醉医师,担任过制药公司的医学事务专员和顾问,2015年起他自主创业开办医药科技公司。

2017年12月19日,谭秦东在美篇APP的个人主页上发表题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文章。点击率是2200多次。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

【谭秦东的医师资格证书】

文章发出后,鸿茅药酒厂家称,有两家企业和七位市民取消了鸿茅药酒订单,损失额为1377156元。厂家认为谭秦东文章对鸿茅药酒的疗效恶意抹黑,使产品销量下滑,因而报警。

2018年1月10日,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办案人员来到广州,跨省对谭秦东实施抓捕。

4月15日,凉城县公安局发布案情通报称:1月25日下午,谭秦东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谭秦东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妻子:抓捕时不知怎么回事,
只能告诉孩子爸爸出差了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4月16日下午联系上谭秦东的妻子刘璇,在电话中刘女士向紫牛新闻记者讲述了谭被抓捕的过程。

刘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抓捕发生在今年1月,对于之前的抓捕过程,她表示并没有看到,等看到丈夫的时候,发现他被警察按在地上。“在二楼被几个人按在了地上,他们自称是凉城县的便衣警察,我就问他们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要抓我老公?”刘女士说,“他们其中有个人举着手机,说会打电话给我,让我先回去等着。”

“他们说不方便跟我说,并赶我走,我就先回去了。”刘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等她过了十几分钟下楼后,发现警察和丈夫都已经不在了。

刘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警察抓捕其丈夫的时候,并没有出示逮捕通知书等有效证明文件。

“当晚,收到老公的一个短信,让我不要担心,他正在接受警察询问。”刘女士说,“第二天,婆婆收到凉城公安的短信后,才知道老公因为涉嫌损害商品声誉被抓,但具体如何损害的并不知道”。

刘女士讲述,后来通过律师,才知道丈夫谭秦东被凉城县警方抓捕是源于他曾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

刘女士认为此事件不应该用刑法来加以苛责。“文章有没有他们说的那些伪造、捏造的事实?文章的影响到底有多大?经济损失是否如鸿茅药酒公司所说的那么多?这些都是我的疑问。”刘璇说,“仅仅就是发了一篇文章就被抓了,我不能理解,我觉得怎么也上升不到刑事案件的程度吧,也不应该用刑法来苛责他。”

刘女士还说,自从她丈夫被抓捕后,至今还没有见过他,很想念。“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说,只能告诉他,爸爸出差去了。”

【药店里售卖的鸿茅药酒】

谭秦东的律师胡定锋:
若被起诉,将做无罪辩护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当事人谭秦东的律师胡定锋。胡律师说,谭秦东被抓后,他共去过内蒙古凉城县两次,主要工作是递交律师意见书和申请取保候审,但都没得到采纳。

“我在意见书中提出,谭秦东的发文行为并不构成犯罪,他没有捏造事实,没有无中生有。但是没有得到凉城警方的采纳,他们也不同意取保候审。”胡律师说。

”第二次,会见谭秦东后和办案人员有个交涉,口头提出取保候审的要求,也没有得到采纳。凉城警方说鸿茅药酒的厂家没有和你们达成谅解,所以绝对不可能给你们办取保候审的。得到这个回复后我们就没有递交任何材料。”

紫牛新闻记者问胡律师后面准备采取什么应对措施呢?胡律师表示,现在案件已进入起诉审查阶段,若检察机关决定起诉,他将做无罪辩护;若不起诉,他还将根据不起诉的理由做出后续应对。

“案件后续发展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就是给我的当事人一个起诉书,要么就是一个不起诉的决定书。如果起诉,我认为从现有证据来看,并不构成犯罪的,我将做无罪辩护。如果不起诉,要看是哪方面的理由,是不构成犯罪不起诉、证据不充分不起诉,还是罪行轻微不需要被追究刑事责任,看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应对吧。”

记者注意到,谭秦东名下共有三家企业,其中两家专注医药科技领域。谭秦东的代理律师胡定锋说,谭秦东的企业,主要从事医学美容与皮肤病治疗,并不从事药酒生产,在其看来,谭秦东发布上述文章,“与商业竞争无关”。

警方:多次拨打案件分管警官电话,
均未接听


据红星新闻报道,3月13日,凉城县公安局作出《起诉意见书》称,依法侦查查明:谭某在微信群连续转发“毒药”一文10次左右,网站点击量2075次,美篇APP有三次访问,微信好友有250次访问、微信群有849次访问、朋友圈有720次访问、其他访问253次、被分享120次。

据报道,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这应是谭秦东被抓捕、刑拘并准备起诉的原因。

4月15日,凉城县公安局发布案情通报称:

紫牛新闻记者4月16日下午联系凉城县公安局,一工作人员提供了分管此案的周主任手机号码,记者在拨通后,表明采访意图,周主任称现在很忙,让记者稍后再联系,紧接着挂断电话。记者在发稿前曾多次拨打此电话,周主任均未接听。

中国医师协会法务部:
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


4月16日下午, 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在其协会官网发布关于鸿茅药酒事件的声明。

全文如下:
2018年1月25日,中南大学麻醉学专业硕士毕业生谭秦东医生的妻子收到其丈夫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的《逮捕通知书》,该案源于2017年12月19日谭秦东的一篇名为《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

中国医师协会认真阅读了《中国神酒“鸿茅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公安局2018年4月15日的官方微博,我们认为刑法应当谦抑。据此,我们正在设法联系谭秦东的妻子,以进一步了解案情,我们愿意为谭秦东提供法律援助,同时我们呼吁:

1.各医药企业应严格遵守《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依法依规发布广告;

2.对于涉及药品的不同观点应慎重对待,以示对生命负责;

3.公权力机关应慎重对待不同学术观点和言论,防止将民事纠纷刑事化。



法律界人士:
呼吁有关单位处理此案时慎之又慎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邓学平律师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凉城县公安局主动进行回应值得肯定,但他同时认为,损害商品声誉罪在刑法上有非常严格的界定。根据我国《刑法》,只有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方才可能构罪。警方必须要有证据证明,谭某捏造虚伪事实以及谭某的网帖与鸿茅国药的损失之间存在直接因果联系。

据媒体报道,谭某网帖中关于医学描述的部分可以在权威杂志或网站上查询,关于鸿茅国药公司的描述部分转自公开的报道,有可能并非谭某自行“捏造”。至于谭某的网帖内容是否属于“虚伪事实”,需要进行实验验证和科学判断,司法人员不能单凭鸿茅国药公司一方的说辞就下定结论。也许有人对谭某网帖标题中的“毒药”一词非常在意。但中文词汇语意丰富,必须要结合具体的语境,司法人员绝不能做“标题党”。“毒药”一词早已生活化,很多时候都只是轻松的调侃,语义早已超出生理的范畴。

鸿茅药酒是甲类非处方药,不同于一般的酒或保健品,其质量如何、功效如何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生命健康和财产权利,公众都有质疑和吐槽的权利。法律虽然保护合法的商品声誉,但绝不意味着公众不可以对商品的质量和功效进行探讨或批评。评价商品与损害商誉之间存在严格的区别。商品声誉源于市场经济下消费者的不断质疑、对比和验证,经由不特定消费者的理性选择得以逐步积累,经不起批评或吐槽的所谓商誉也根本经不起市场和时间的考验。

法律植根于生活的需要,其优先价值永远是保护人的自由和权利。仅仅因为在网络上发表一篇吐槽文就遭致跨省抓捕、导致牢狱之灾,公众会质疑是否符合法律的良善品格和立法意旨。

退一万步,即便确认网帖内容存在失实或者偏颇之处,涉事企业也应当优先通过澄清消除误解或者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维权。一家以保障生命健康为主业的公司,不应该动辄利用警权吓阻公众的表达、限制公民的自由。

谭某案件的处理结果如何,关系到公众的言论空间和自由边界,而谭某网帖所反映的内容更关乎公众健康,有关单位在处理此案时理当慎之又慎。

4月16日上午紫牛新闻记者拨打了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我们这里只是生产地,具体情况不清楚。”随后该工作人员给了紫牛新闻记者鸿茅药酒北京总部的售后电话,记者多次拨打该电话,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新闻延伸
【健康时报:别把药当酒喝!
鸿茅药酒广告违法2630次
谁是它的护身符】

健康时报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25个省市食药监部门99次列入违法广告公告移送工商行政部门查处,被10省市18次采取暂停销售的行政强制措施。

可令人费解的是,一边是鸿茅药酒违法广告在各地被查处,另一边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据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数据库,2011年至今鸿茅药酒一共获得从蒙药广审(文)第2011010004号到蒙药广审(视)第2017080117号共1034个广告批文,仅2017年1~7月就获得234个广告批文。与此同时,2016年乌兰察布市凉城县(鸿茅药业所在地)政府工作报告显示,鸿茅药业五年上缴税收1.6亿多元,其中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12亿元,完成税收近6000万元。


(文中被采访人观点不代表本报观点)
紫牛新闻记者|杨志敏 陈勇
紫牛新闻实习生|艾陆琦 徐梦云 管筱
编辑|张冰晶 陈迪晨

-END-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任编辑:admin